载入中...
   您现在的位置 本站首页  档案春秋  档案珍闻  用热血与生命铸就无上荣誉
用热血与生命铸就无上荣誉
——记我军八一勋章、独立自由勋章、解放勋章的评定与授予
[2014/10/21 16:04:41][阅读3152次]

作者:宋冰梦 特邀撰稿人 杨晓玲 文/供图

来源:中国档案报

2014-09-29 星期一

       1955年9月23日,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授予勋章命令第一号令。   

    勋章、奖章,是军人用热血与生命铸就的无上荣誉,是对英雄无声的咏赞。拿破仑曾说过:“只要有足够的勋章,我就能征服世界。”中国人民解放军,这支始于八一南昌起义,有着最为坚定政治信仰的军队,其拥有的神奇力量都蕴含在了那无言的勋章奖章里。

    1955年,我军进行的首次授勋授奖,从功勋卓著的高级将领,到为革命奉献无限忠诚的普通一兵,每个人的胸前都闪耀着光荣与梦想,在勋章、奖章的相互辉映中,共同构成了一幅叱咤风云、群星璀璨的壮丽画卷。史称三大勋章的八一勋章、独立自由勋章、解放勋章从此走进了人们的视野。

一级八一勋章(上)、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中)、一级解放勋章(下)

    新中国三大勋章中的“三个一”(即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和一级解放勋章)最终授予了多少位开国将帅?首次大授勋背后有着怎样感人至深的故事?评衔评勋工作又经历了怎样的一波三折呢?

    评勋评奖工作极其严格

    1955年,人民解放军的现代化、正规化建设步入了重要的一年。随着军衔制、薪金制、义务兵役制、授勋授奖制四大制度的相继颁布,为革命战争有功之臣颁发勋章的事宜便逐渐提上议程。1955年1月23日,中央军委正式下发《关于评定军衔工作的指示》和《关于颁发勋章奖章工作的指示》,我军的评衔、评勋工作由总政治部和总干部部全面展开。

    评衔、评勋的消息很快在军内外传播开来。上至戎马倥偬的老将,下至年轻有为的指战员,每个人的心中都有着热切的期待。然而,世间最难之事,莫过于对事物进行客观、准确的评判,更何况面对的是对人民和国家立过大功的人。时任总干部部第一副部长的宋任穷在多年后回忆道:“这是我刚到总干部部后面临的一项要求高、难度大、时间紧迫的工作,是当时耗费精力最多的工作。”

    为了维护好每一位为共和国立下汗马功劳的将士们的切身利益,使评衔、评勋工作公平公正地开展,以罗荣桓、宋任穷、赖传珠、徐立清等为主要负责人的总政治部和总干部部进行了大量研究、调查工作,结合我军的历史发展情况以及革命战争时期立功情况、奖励工作的经验,并参照了苏联、朝鲜等国家对军队颁发勋章、奖章的经验。1955年2月12日,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七次会议,通过了《关于规定勋章奖章授予中国人民解放军在中国人民革命战争时期有功人员的决议》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授予中国人民解放军在中国人民革命战争时期有功人员的勋章奖章条例》。《决议》决定,颁发八一勋章、八一奖章,独立自由勋章、独立自由奖章,解放勋章、解放奖章,分别授予我军在中国工农红军时期、抗日战争时期和解放战争时期参加革命战争的有功人员,并按照各个时期职务、级别和贡献的大小区别一、二、三级勋章和奖章。

    然而,评定工作在实际开展中仍遇到了许多困难。授勋工作涉及全军上下每一名官兵,每个人的革命经历都是独一无二的。加之授勋工作的审批和政审非常严格,特别是评定勋章种类、等级工作,需要大量时间和材料佐证一些干部在不同时期的任职经历。然而,革命战争时期,尤其是红军时期,我党我军的生存环境异常艰苦,干部牺牲人数众多,干部调动频繁,且干部档案制度尚不够健全,一些干部在战争时期的任职情况在档案中记载不够明确,需要更多的材料或是当年的同级、上下级来证明。因此,许多将帅并未能一次性获得三大勋章。如杨成武上将,1955年只被授予一级独立自由勋章和一级解放勋章。这位“上马击狂胡,下马草军书”能文善战的将军,由于红军时期何时任师级领导职务还有待核实,只能暂缓授予八一勋章。鉴于此种情况较多,中央决定分批公布受勋人员名单,并于1957年进行了第二次授勋。授予杨成武等47人一级八一勋章,授予黄永胜等196人一级独立自由勋章,授予王建安等421人一级解放勋章。授予丁盛等1467人二级八一勋章,授予丁本淳等4152人二级独立自由勋章,授予丁士采等4932人二级解放勋章。授予阎揆要等5339人三级八一勋章,授予丁仲等31098人三级独立自由勋章,授予刁志真等54879人三级解放勋章。

    经统计,1955至1957年,共授予人民解放军革命战争时期有功人员各种勋章103349枚,各种奖章52万余枚。累计被授予一级八一勋章178人,二级八一勋章1467人,三级八一勋章5339人;一级独立自由勋章313人,二级独立自由勋章4152人,三级独立自由勋章31098人;一级解放勋章992人,二级解放勋章4932人,三级解放勋章54879人。授勋人数共计61000余人。

    五枚勋章编号空缺为哪般

    1955年,我军第一次大规模授衔时,出现了一件令人称奇的事。每一枚被授予的勋章都有独一无二的编号,编号越靠前,说明被授勋人的地位更被尊重。然而,位列元帅之首的朱德,获得的勋章及证书的编号均为004号,而第二位被授勋的彭德怀元帅勋章为006号,此后,林彪、刘伯承、贺龙、陈毅所领勋章编号分别为007、008、009、010号,罗荣桓、徐向前、聂荣臻、叶剑英四人则分别是012至015号。这中间,有5个编号空缺着。为何会出现空缺的勋章号?这些空缺的勋章原本又是准备授予谁的呢?

    原来,其中001、002、003、011四个号,本是准备授予毛泽东、周恩来、刘少奇、邓小平的。在毛泽东主动请辞大元帅军衔,不受勋章后,周恩来、刘少奇、邓小平也随即请辞。随后,毛泽东主席提议取消了非军队干部的军衔和授勋。因此,许多战功卓著的开国元勋未能获得三大勋章,但历史没有忘记他们,他们更未有一丝怨言。虽然离开了军队,但他们仍在各自的岗位上为百废待兴的新中国贡献着自己的力量。至于神秘的005号勋章,一些学者分析认为,原本是要授予起义将领程潜的。这种推测不无道理,作为起义将领代表人物的程潜,早年参加过辛亥革命,是国民党军政界元老级人物,1949年率部在长沙起义,对加速大陆局势的变化起到了关键性作用。新中国成立之初,程潜同朱德、刘少奇、周恩来、彭德怀一道被任命为中央人民政府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五位副主席之一。当然,也有学者对这种说法持反对意见。至此,005号勋章本来的授予者成为了历史之谜。

    获得三枚一级勋章的将领知多少

    三大勋章中,每一种勋章都代表着一段艰苦卓绝的峥嵘岁月,而只有战功卓越、资历深厚、贡献巨大者,才有资格荣获勋章中的一级勋章。最终受领3枚一级勋章的人,在千余名开国将帅中绝对称得上是凤毛麟角。他们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百万雄狮中的中流砥柱,是经过千锤百炼的人民功臣。中国人民解放军在1955年和1957年两次授勋过程中,共产生了144名荣获三枚一级勋章的开国将帅及校官和转业到地方的领导干部。其中,10位元帅和10位大将均获得了三枚一级勋章,上将57人中有47人获得了三枚一级勋章,另外10位上将有些因前两个时期职级不够,有些因抗日战争时期在苏联养伤,有些为原国民党起义将领,种种原因使他们未能获得三枚一级勋章。中将177人中,有60人获得三枚一级勋章,少将1360人中,仅有15人获得,而在数以千计的大校中,只有罗厚福1人获此殊荣。可见,评勋的标准是极其严格的。也有个别战功卓著的将军终因评审过程中缺乏相关的佐证材料而最终抱憾,但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却从未曾计较这些遗憾。

    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荣获者方强说:“在被授予中将军衔,获得三枚一级勋章的日子里,我想的更多的是革命战争时期牺牲的战友们,他们没有活到共和国诞生的时候,更没有得到职务和军衔,我的许多在战争时期的领导和战友,如果活到授衔的那一天,他们一定都是赫赫有名的将军。”

    二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荣获者汤光恢说:“我得到的光荣是党和人民给的,也是千万个牺牲的战友和烈士们给的,他们倒下了,而我们还活着,是个幸存者。”

    二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荣获者刘华香也表达了自己的心声:“此时此刻这枚金灿灿的勋章,似乎变得沉甸甸的。它不仅浸透了我的泪水、汗水和鲜血,也凝聚着战争年代无数倒下的战友的鲜血和生命。它来之不易。荣誉应该属于他们!如今我活着,他们却永远地走了。”

    从这些话语中,我们能够明显感觉到,这些曾驰骋疆场、九死一生的老将们在戴上勋章的那一刻,他们想到的更多的是逝者,是那些他们曾将自己的后辈交付给彼此,却再也不能同他们一道回来的战友。

    往事如梭,岁月如歌。每一枚勋章奖章的背后,都有一段难忘的故事。历史将永远铭记他们。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4年9月29日 总第2667期 第三版


无附件

 << 1954年,吉林各界人士开展“宪法草案”的讨论 九一八事变的延续 >>  
载入中...